人氣日劇《我要準時下班》睇盡「社畜」眾生相

TBS台火10新剧《我要準時下班》以職場中普遍存在的OT(超時工作)文化為切入點,辛辣台詞道盡一眾上班族心聲,引起不小的社會反響。儘管故事發生在日本,亦同樣適用於當今的香港社會,不妨一起看看當中展現了哪些「社畜」眾生相。

OT反對派

女主角東山結衣甫一畢業便進入人人稱羨的大公司工作,曾經試過一個月OT100小時以上,終於在工作強度巨大的高壓環境中發生意外幾乎病危,之後發誓不再勉強自己,從此保持著「比起升職,還是朝九晚六下班後吃小籠包比較幸福」的信念準時放工,放工后便去喜歡的餐廳喝啤酒、吃喜歡的小籠包,跟男朋友二人世界。

當被上司質疑為何在同事都OT到七八點時仍然堅持準時下班時,能夠勇敢回答「我的努力到此為止,我要準時下班」的女主角,相信是大多數上班族的夢想。即使已經完成當日工作,看著還在努力工作,絲毫沒有收工意思的同事甚至上司,大概很少有人能夠在這樣的氣氛下放工走人。

然而,正如女主角所言,不要做一心撲在工作上的人,要學會享受生活,認識不同的人,拓寬自己的眼界,不斷積累類似的經驗,才能完成好工作。換言之,比起強迫自己不顧身體和精神狀況超時工作,按時收工充分休息,接觸外界拓寬視野才能更好地工作。

工作狂

相比起堅持準時放工的女主角,同事三谷佳菜子似乎是完全背道而馳的反面。小學開始便從未請過一次假,在充斥批評的職場環境中艱難成長,深信「工作就是做不到也要做」的她身體力行超時工作文化,似乎是上一代日本職場工作狂的代表。

這樣埋頭苦幹的工作方式在教導新人時亦秉承「新人就是要在上班前半小時到公司,為前輩執頭執尾,由此學習工作內容」的觀念,卻受到了新人下屬的質疑,甚至發生爭吵以至受到新人報復。

看到這裡,我們不禁開始思考,作為職場新人,提早很久到公司,做上司跟班究竟是否包含在工作內容中?當前輩都是經歷如此過程的情況下應該如何與他們相處?被批評又是否應該是新人的工作日常?

職場媽媽

如果說前兩種上班族類型恰似一座天平的博弈兩邊,那麼作為女主角前輩的賤岳八重則仿佛在天平兩邊游移。原本的她同女主角一樣是準時下班的OT反對派,主張完成工作之餘盡情享受生活;但懷孕生子,經歷育兒假的她在此過程中深感生育女性在職場中被輕視及懷疑的艱難處境,想要證明自己的工作能力一如從前而開始放下家庭,勉強自己拼命工作,卻導致忙中出錯,家中寶寶亦出現問題,在工作與家庭的夾縫中舉步維艱。

最終,在女主角的勸說下,她終於直面自己有家庭需要照顧的事實,放下只有超時工作才能證明自己的偏執,勇敢說出「我擔心我的孩子,我要準時收工」。

事實上,即使在支持男女平權的香港,職場中的已育女性仍然要承受或大或小的性別歧視,經常被質疑工作能力。職場女性如何在工作和家庭中獲得平衡,不僅是每個女性必須要修煉的功課,更是整個職場大環境必須思索的問題。

來源:網上圖片

延伸閱讀:我們與惡的距離 – 怎樣的教育才能教好一個人 / ♡ 3個令女人都迷上金智媛嘅原因 ♡

Comments

©2017 SISGUIDE LIMITED